這是以前拍的

我的一個朋友老効

現在看來真是懷念

以至於我不願修改原文

 

 

已經跟老效當了很久朋友
可說是死兄弟
因此我毫不懷疑的說
我知道他不少
淺移默化
導引、改變他
很多

但不多管閒事
我知道 
因為我一直都是這麼做 

 

 

那些痛苦與掙扎 

思考與啟發

他就像是無言的小黑點
擠壓、扭曲、拉扯著變化
也許

猛烈的頓點 、
暫歇的逗點 , 
無限引申的 ─  

也許什麼都不變
只成為

全空的句點。        
 
最終
每個人只有自己能夠救贖自己  
 

 

原諒我高人一等的態度 
我相信他不只如此
只是因為我了解
而不只是那些癥結 
  
與前程無關
我相信每個人都該活得有智慧
我也願老効早日重拾自己的英知  
我們
都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這是一些小短篇 
取名《Xei》簡黑
  
是那些不能如黑攝影那樣成篇 
而我也不願讓它們就此沉眠的
零碎片段一角的
令人感傷追憶的 
那些照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EI 的頭像
XEI

XEI 黑攝

X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